糜安住在小村庄

公众号:今有糜安

千百年前,你我定是个将军。



多了一份执念,却少了一些柔情。
初到古城街头向远望去连绵不断的古玩店和纪念品小店并列在街道两边,与现在繁华的街道不同的是,古城的店家热衷于将联系电话写在门上,而店主本人三三两两打牌,下棋,聊天,似乎并非在经营着生意,而是在经营着古城的韵味。登上三千多米长八米高的城墙,注视着眼前迎风飘军旗,仿佛听到古代士兵的呐喊,保家卫国是我们的荣耀。朋友说来到古城一定要亲自用手触摸城墙,因为它已经有六百多的历史,是世世代代的人类守护的城墙,是没有工具的古人用生命于献血铸造的城墙,它那坚固的劲儿满是古人的虔诚与信念,无所不能的信念,忠于皇帝的虔诚。一直以来胆小自卑的我把手伸向城墙的一部分,默默祈祷着希望成为像将士一样勇敢不畏一切的人。







风雨飘摇中驻足至今的石头,那么坚定地守着这座城,经历了六百多年世间百态,驻足也凝望。守护这座城是它唯一的虔诚。

生活在物欲横流的年代我们虽未见过君临天下,却也歆羡其舍身为城的英勇气概和无比虔诚的信仰。古代的将兵大多无法顾及家中的妻儿,却从未因忠诚于王抛弃爱人。

千百年前,你我一定是个将军,对王衷心,对家虔诚,对爱人倾尽所有,对敌人英勇无畏。

评论

热度(1)